an

【欧现】爱迟(意识流)

1
死可怕吗,也许吧
活着可怕吗,也许吧
2
高述的意识一直朦朦胧胧的,脑子里总有一个模糊的身影。他像是站在迷雾里,无论朝哪个方向奔跑,都没有出路,而那个模糊的身影也总是不远不近的,像是在旁观。
高述试着呼喊过,也想要顺应内心,想要朝那个影子伸手,却发不出声音。
3
“我喜欢你”
“...哈...哈啊?!你是不是还没睡醒啊”
“我真的...”
“别!你先自己清醒一下吧”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欧阳都没敢跟高述打照面。
4
欧阳已经很久没见过高述了,有两个月了...还是半年了?几个月前,高述特别狼狈的跑回寝室,那之前他也失踪了很久,说想要听他的决定,脸上神情恍惚,像是要晕过去了。
欧阳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但是他不打算回答,因为就算数月过去,他依旧很迷茫。老高的告白对他的冲击太大了,以至于他只能通过打游戏和胡吃海塞来逃避。
所以,欧阳只是尽力安抚高述,然后就在给他买水的空挡偷偷联系了导员。之前班群发过消息,说是见到高述就联系一下导员。
最后来的是高述的父母和一群高壮的男人。欧阳看着他们固定住了激动的高述,然后带走了他。
“你叫欧阳?”这是高述母亲,随着她开口,那个疑似高述父亲的人也抬眼打量了一番盯着被抬出去的高述,有些不安的欧阳。
“嗯”
然后是一阵沉默
“谢谢你们对高述的照顾”
5
“听说老高办了休学了”
“啊?你怎么知道的”
“我给老师整理资料的时候看到的啊”
“为什么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
6
欧阳在床上,没参与进讨论,看似专心的玩着游戏,只是屏幕上游戏人物早已经死亡,手指还是在漫无目的地点来点去。
7
毕业这么多年,一股莫名的感情一直支撑着欧阳尝试寻找高述,或者说是寻找高述的消息,但总是一无所获。
8
没人预料到,这场重逢是在一场同学聚会。高述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就是比大学要冷的多,看起来身体也不好。
9
“高述!我喜欢你!”
“......”
“高述,我爱你。”
“......”
10
然后,高述死了,是自杀。
高述父母来找过欧阳,说了一堆莫名其妙忏悔的话,又留给了欧阳一本笔记,看完后欧阳抱着笔记呆坐了很久。
那天晚上哭声回荡了很久。



其实写完我也处于很懵逼的状态,其实大概就是现充被拒【没有明确拒绝但是一直被躲着的感觉也很不舒服】后就走进了死胡同,然后就跟家里出柜了,被不能接受的父母送去了“医院”做“矫正”。所谓“矫正”你们懂得啊,长时间的刺激让现充记忆模糊,相当于是忘了那份感情了。但是记忆缺陷让他觉得奇怪,就瞒着父母参加了同学聚会,然后有了重逢还有重逢后的相处、告白。但是被矫正的后遗症让现充无法承受那种感情带来的痛苦,就自杀了。
反正大体就是这样,在脑子里是不错的,写出来就干巴巴,难受╯﹏╰

15粉点梗

转眼俺也是个有15个粉的人了,想学其他太太弄个点梗啥的,俺才不要承认是懒得想梗呢……
这次仅限于诚楼cp或赵谭cp
皮了个埃斯:不知道啥时候能还梗,急的亲别忘催催
截止日期:从2016.6.25到2016.6.28
再皮了个埃斯:不分先后,俺会选最有灵感的梗,太污的不知道能不能憋出来,俺尽力

【宇文蔺】此去经年

啊啊啊啊啊,开头一定要写的是,江东绪大大竟然给了我小心心啊啊啊啊啊啊!激动ing,所以多写点,算彩蛋?看过江东绪大大的宇文蔺,简直萌爆了,蔺蔺就该被宠啊啊啊啊!



从那天两人表明心迹,并且在草地上荒唐了一夜后,宇文就从每天黄昏报道变成了没有必要不离身的狗皮膏药,明明是淡到乍看有些恐怖的眼,蔺晨却看到了类似犬类守护骨头时的眼神,就是那种buling buling 下暗藏杀机的那种,对此蔺晨表示:你丫的爷我是骨头?!【宇文哭唧唧:论怎样让爱人的思维正常点】
早上好不容易被蔺晨劝出门的宇文,日落前赶了回来。
“阿晨…”宇文从后面抱住练字的蔺晨,不羁的胡茬磨蹭着爱人的脖颈
“别闹”蔺晨挣了挣,却发现这厮的力气真是越来越大了“先让我把这篇字练完,自己找个地方坐着去!”
宇文仍然磨蹭着蔺晨的脖颈,后来干脆叼了一小块皮肉放在嘴唇间温柔的磨
“呼…”蔺晨仰起头喘了喘气“你怎么了?”
“没事儿,就是想你了。”
蔺晨看这字也练不下去了,放下手中的笔,然后敲了敲颈间毛绒绒的大脑袋“别闹了,还没吃饭呢”
“吃我啊!”蔺晨发誓,他看见了宇文的眼睛放着光。
两人情事确实秉承着竟争上位的原则,但毕竟宇文身高马大,再控制也难免占上风的次数多,每次都弄的蔺晨第二天不能准时起床。所以这次蔺晨是想拒绝的,但看着宇文阳光一样的笑,心里就软得一塌糊涂,一边骂着自己没立场一边顺着宇文的力道朝卧房走去。最终蔺晨是在大汗淋漓后被抱着喂了晚饭,唔…也许该叫夜宵?

------------------------------------------
宇文骗了蔺晨,他去见了梅长苏,准确说是梅长苏在找宇文,说是想见一面。他没敢告诉蔺晨,这归咎于他的不自信,万一、万一……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麒麟才子,容貌自然不是他南蛮莽夫能比拟的。
他说:“在下来接蔺晨回家。”
宇文装作胸有成竹,装作完全不将梅长苏放在眼里,但宇文还说慌。所以蔺晨问他怎么了的时候他会选择不告诉他。
但看着身边蔺晨的睡脸,脑中一下明白了,不光是他在装,那人也在装,否则怎会找他而不直接找蔺晨呢,那人也在怕啊,怕蔺晨不同于往日。
“哼,才不让给你!”在蔺晨脑门上印了一个响亮的吻,宇文终于安心睡去。
-----------------------------------------
第二天
宇文提起这事,发现蔺晨根本无甚反应,两人设宴招待了梅长苏,期间梅长苏眼神如何闪烁,宇文就有多痛快,倒是只有蔺晨坦坦荡荡,一席欢笑。
当晚,床上运动后,宇文搂着蔺晨喘息,诉说自己多么害怕失去他,得到的是蔺晨的一个白眼。
“你就装吧,不管你说什么,今晚都不能再来了!”
“可是……”
“好吧,该死,最后一次…哈啊…你大爷的…轻啊…”

【宇文蔺】好吧好吧,我是来还债的

“阿晨,有好酒”
蔺晨抬头就看见宇文毫无形象的蹲在墙头上,左手摇晃着一坛酒,白白的牙齿亮出来,整个人在月光下反着太阳的光。
“果真?框我的下场你可知道?”
蔺晨有时候会想,忘记一个人要多长时间呢,大概就是要从一闭眼就能想到梅长苏到如今连中原之事都不再关心那么长吧。
“来!”宇文递了一个酒杯过来,自己则就着酒坛灌了一大口。
蔺晨抿了抿杯中微微泛红的酒液,浓郁的花果香气瞬间充盈了口腔“好酒!”蔺晨不自觉赞了一句,又看了眼旁边宇文大口灌的姿态,将酒杯换了个手,用空出来的手啪一声呼在了宇文后脑上“哼,暴殄天物!”
“嘿嘿”宇文笑着说“这酒啊,灌着喝才是真味道”宇文用手肘支着头,侧躺着刚冒起绿色的,有些毛茸茸的草地上“这酒有两个名字,像你那样细抿,味道缠缠绵绵的叫胭脂泪,灌着喝叫醉千山,这才是真正的滋味”说着又灌了一大口。
“胭脂泪?醉千山?你们这些蛮子倒也够诗情画意了”蔺晨抬头猛灌了一口杯中酒,辛辣,灼热,烧过喉管落到胃中,脑中却奇异的一片清明。
“这酒啊,可不是本地人酿的”蔺晨看见宇文颜色淡的,眼黑眼白要融在一起的眼睛里,闪着莹莹的光亮“传说这是一个中原的奇女子,受了情伤,大着肚子,独自逃到了这里”宇文还是侧躺着,但眼神直直探向蔺晨“直到她又恋爱了,爱上了本地的一个男人,他们一起抚养那个孩子,知道孩子长大成人成家立业,男人女人隐居起来,女人用从中原带来的花草混合着这里的湘雪子,酿了这酒”
“哦?”蔺晨不自觉的回了一句“最后呢”
宇文双手抱头,仰躺在地上“那男人在女人死后将酒的配方送到了皇宫,就不知去向了”
蔺晨将手中的酒杯倒扣在草地上,翻过身子,以双臂为支撑,整个人到了宇文的正上方。
“阿晨……”
“宇文,我问你,我来这里多久了”
“五年”
“五年都没告过白,宇文暄,你还算个男人吗?!”
说完这句话蔺晨起身就想走,却被人大力扑倒,口中的‘你大爷’还没来得及出来,就淹没在同样充满酒香的唇里,热烈的吻勾出激烈的情感,两人不管不顾的在草地上翻滚,像野兽在争夺着主动权,最终还是身强力壮的宇文略胜一筹,抢先扯了蔺晨的发带,将蔺晨的手固定在了头顶。
“阿晨…阿晨,下次,下次让你,这次让我了……好不好?”
“哼,笨蛋…唔”

关于答应过的鸽主,不是故意不更的,只是答应完,语文阅读就出现了一篇让我分外心塞的文,于是决定酝酿一下心情,给傅敏写一篇干净的类似于悼念往事的文,所以,鸽主我尽量在两周之内送上

污过了大哥,俺又把爪子伸向了鸽主,正在码子(捂脸嘤嘤嘤
哈哈哈,脑洞简直堵不住

【蜂蛇】【双毒】【放着我来系列】纠缠黎明的黑暗03

明楼用绑在身后的手颤抖的伸向了那个被折腾的火热的地方。

一颗,两颗……六颗……明楼已经被快感逼疯了,为什么用要如此对待自己已经记不起来了,只是机械的抠弄着塞满异物的后方。

王天风此时也没有好到哪去,下方竟然坚硬到不可思议,王天风竟然感受到了对吸血鬼来说不可能的炽热感,顺从内心的欲望,握住了床上人还在自己身体里的手指,在吸血鬼那不可思议的力量的引导下,珍珠一个个听话的现了身,看着床单上堆积的有点不可思议数量的珍珠,王天风才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却还是没有去除明楼身前的小环。

“呜…………”

在吸血鬼又一次有力的进入中,花光了力气的可怜神父只能眼里淌着泪,发出一点点呜咽。

王天风还是从背后进入的姿势,在一次次顶弄中,紧紧拥住神父,呼吸着神父身上的干净气息,明明是象征着黑暗的发和眼,怎么就能散发出让身为吸血鬼的自己如此向往的光明呢,明明不是纯粹的性格,明明如此狡猾,怎么拥有如此干净的灵魂呢。